Hi,欢迎光临:✔中华旗袍,展东方之美!!

1946年“上海小姐”选美揭秘

近年,各中选美选秀活动名目繁多,大到世界小姐,国际小姐,亚洲小姐,香港小姐。小到各种地方电视台组织的选秀活动。看得人眼花缭乱。

其实早在1946年8月,上海就曾举办过一场空前绝后的全民选秀活动,这也是国内第一次全社会各界参与的选秀活动。

尽管之前,上海的一些娱乐性报纸也举办过数届选美比赛,但对象均限于妓女,中选者清末称“花界状元”“探花”“榜眼”,民国初称“花国总统”“副总统”“国务总理”。1927年以后,由于时局动荡,类似活动一度停办。直到1946年,这场有别于以往“花国皇后”的“上海小姐”赈灾选美比赛粉墨登场,让上海人大开了眼界,也震动了全国。

赈济灾民推出选美比赛筹善款

1946年春末,淮河泛滥,江淮平原遭遇特大水灾,天花、疟疾、霍乱流行,300万难民流离失所。其中,数十万苏北难民涌入上海。

1946年6月24日,打着赈济苏北灾民旗号的“苏北难民救济协会上海市筹募委员会”成立。由于募集到的善款数目离20亿元法币这一赈济需求相差较远,筹募会决定发起一次带游园会性质的选美比赛,活动所得全部用于救济、安置在上海无家可归的难民。“上海小姐”竞选活动应运而生。这给抗战胜利后的上海人一个绝好的将娱乐与政治相连接的舞台。

1946年7月26日,筹募会在上海各大报刊刊登启事,隆重推出选举“上海小姐”助赈灾民的活动。全社会各界参与的选美比赛在国内尚无先例,此前举办的选美活动总是和青楼女子联系在一起,因而大家闺秀、小家碧玉大多不愿应选,尤其是那些闺阁名媛认为,与歌女、舞女搞在一起,有失身份;而且,此次才艺表演中有游泳一项,参赛选手必须穿泳装,这又引得社会保守势力跳出来极力反对。报名者寥寥无几。

8月上旬,筹募会召开茶话会,呼吁新闻界“热心协助”,希望全体市民本着“人类互助精神,群策群力,救助灾黎”。

当时,在上海滩红极一时的影剧界名流周璇、王丹凤、白杨、李芳菲等人公开表态愿意参加,但不久她们又因“人言可畏”相继宣布退出。有“银幕佳丽”之称的杜小娟竟有两次反复。她在《明星画报》上撰文说:“我对社会奉献的是艺术,不能出卖色相。”越剧名伶袁雪芬曾对《申报》记者坦言:“赈灾义演本人全力支持,甘愿为此善举放弃门票收入,但参加‘选美’易遭人非议,实在难以参与。”

为纠正民众对这次选美活动的“谬识”,上海市筹募委员会在不同场合通过各种形式再三解释推选“上海小姐”是一项正当、健康的群众艺术活动,并通过《申报》等做了大量以赈灾为主题的报道,强调这是一次赈灾慈善活动,也指出,“上海小姐”的推选标准不但要求形体美,也注重品德美、思想美、操行美。筹募会还决定给参赛者因“选美”而造成的误工误时津贴补偿。

群星荟萃全社会竞选“上海小姐”

上海民立女中高二女生高清漪成了普通女子参选第一人。媒体立刻抓住这一新闻亮点,大肆造势。之后,不少大中学生报名参加。上海市民政局民政处的女职员也全体报名参选。还有些当红影星最后也报名,其中有反对封建婚姻,17岁就离家出走的歌星韩菁清;还有梅兰芳的弟子、京剧名旦言慧珠。

报名者中,最被看好的是19岁的谢家骅。谢家骅祖籍广东梅县,其父是上海化工原料的大老板谢葆生,她毕业于复旦大学商科,口才好,擅交际,清纯漂亮,气质脱俗。歌星韩菁清也是热门人选。她毕业于大同附中,父亲是汉口盐业公会理事长、汉口市参议员。17岁时,她为反抗包办婚姻,带着20元钱和一辆脚踏车离家出走,在百乐门舞厅当歌女。她凭借与众不同的气质、良好的乐感和婉转的歌喉,迅速成为上海大红大紫的歌星。可4个月后,她厌倦了灯红酒绿的歌女生活,重新回到家中,皈依佛门,当了居士。为赈济灾民,她重出江湖。

“上海小姐”比赛的规程虽不如现在的“港姐”“亚姐”“世界小姐”繁复严格,但应选者均须填一份登记表,注明姓名、年龄、身高、体重、特长等,并贴上一张4英寸的近照。参选者的相貌、体重、身高是初选重要标准,唱歌、游泳则是复选的重点项目。这也是国内选美中第一次出现泳装比赛。当然,当年的泳装露得没现在那么多,短裤也是平脚的,不过在60多年前这也够惊世骇俗了。

复选前后,竞选活动风波又起。这次选美与以往上海报界票选“电影皇后”“越剧皇后”不同,并非由民办刊物主办、观众直接投票,主办方公开宣称这次选美实际是“钱的竞赛”,谁拉的钱多,谁就获胜。上海电影界与越剧界在此之前已经产生过胡蝶、姚水娟这样的皇后,影剧两界受进步思潮影响较深,认为选美背后是国民党与黑社会的勾结,于是联合抵制,那些原本报名参赛的电影明星、越剧名角也纷纷退出。

迫于无奈,筹募会只得重新调整参赛小组,最后确定为闺阁名媛、平剧(即京剧)坤伶、歌星、舞星四组。名媛组设冠军、亚军、季军三个奖,其余各组均选两名胜出者,分为“皇后”和“亚后”。

最终报名参选者总计3000多人,最大的28岁,最小的17岁,包括学生、公务员、舞女、交际花、电影明星、体育明星、戏剧明星等,小家碧玉是参赛的主力军。当时在上海参加公开社会活动的普通女子较少,因此,这场选秀也有些观念解放的意味在里头了。

张灯结彩上海滩聚焦花园舞厅

选美比赛吸引了众多上海人的眼球。临近决赛,《申报》推出“上海小姐竞选特刊”,通版刊登候选佳丽介绍和玉照。以娱乐新闻和爆料为主的小报,则大肆炒作各种花边新闻。选美活动渐成声势时,筹募会宣布:“上海小姐”竞选将于8月20日在新仙林花园舞厅(现为静安体育馆)揭晓,同时举行大型游园会。游园会入场券公开发售,每张法币2万元,收入将全部捐给苏北灾民。

8月20日,新仙林花园舞厅张灯展旗,各界头面人物、富商巨贾云集。美国米高梅电影公司的灯光师专为会场设计了灯光。入口处大门上端高挂着“苏北难民救济协会上海市筹募委员会”的金字红绸横额,下面悬着四盏红灯,点缀成“游园大会”四字。

晚7时,花园舞厅内彩灯齐放;草坪上、舞池内,人山人海。购票入场的观众达3000多人,仅此项收入就达6000万元法币。8时,乐声四起,选美大会开始,“苏北难民救济协会”总干事、浙江兴业银行董事长王先青致词后,佳丽靓女先后登台。比赛分眼观、问答、表演等,由来宾现场投票。活动除预先赞助、当场捐款外,还对外售出彩色选票万张,分蓝色(捐法币1万元,作10票)、黄色(5万元,作50票)、粉红色(10万元,作100票)三种,竞选者以获选票多少分别荣膺“上海小姐”前三名。来宾投票时,杨笑峰、袁一美、姚慕双、周柏春、王帮夫等明星表演了自由弹唱、滑稽戏和气功等节目。

桂冠旁落新女性败北黯然痛哭

深夜11时,扎着朱红、粉红、青、绿四色绸缎的票柜被搬上主席台,当场开票。半小时后,“上海小姐”冠、亚、季军及各组皇后、亚后诞生。梅兰芳应邀担任颁奖嘉宾。

此前被看好的夺冠热门谢家骅意外屈居亚军,得票25430张,她不禁当场失声痛哭。曾在上海仙乐舞宫当过舞女的王韵梅,以65500票绝对优势获“上海小姐”冠军,她的选票价值法币6500余万元。季军刘德明得选票8500张。著名京剧明星言慧珠以37700票获平剧皇后,曹慧麟以10600票获亚后;韩菁清当仁不让捧得歌星皇后桂冠,得票2万张,亚后张伊雯仅获1000票;舞星皇后为管敏莉,得票23500张,亚后顾丽华只有500票。

人们感到疑惑:冠亚军得票差距为何如此悬殊?其实,比赛一开始就出现一面倒趋势。进入决赛的原有38人,后来不少人陆续退出。其他三界中,京剧名角童芷苓、歌星吴莺音、舞星李珍珍等人,也先后放弃决赛,因为她们及背后的捧客,都不想屈居老二,与其劳命伤财屈居老二,不如干脆不参加。赛前一天,记者采访童芷苓,她表现低调,说选票难拉,已退出比赛,但为表爱心,买下价值200万元的选票,各投50万元给言慧珠、曹慧麟、谢家骅和管敏莉。因此,“上海三小姐”、歌唱和舞蹈亚后都是侥幸取胜的。

义举不义两小姐失宠运命多舛

“上海小姐”活动共募得4亿元巨款,但到底有多少钱款被真正送到食不果腹的灾民手中,一直是个未知数。据说,筹募会最后结算,活动赢余寥寥,不过,内部人士透露,光国民党江苏省党部主任汪宝宣就分得2000万元的“塞口费”。

后来很长时间,“上海小姐”们的命运和归宿,也成了焦点。“上海小姐”冠军王韵梅原是舞女,本名王国花,祖籍浙江绍兴,是四川军阀范绍增的二房姨太太,以上海滩知名的高级交际花身份参赛。因有后台撑腰,得票最多。对此,有报纸挖苦说这次选出来的是“上海太太”。1949年,范绍增逃往香港,并没带王韵梅,她的归宿难以查清。

“上海二小姐”谢家骅后来步入影坛,但发展不顺。1947年,香港大华公司出品的《满城风雨》邀谢家骅参演。她还被商家看中,在恒源祥编印的《秋萍毛线刺绣编结法》一书中任模特。不久,谢家骅嫁给富商荣梅莘。荣之前的太太被他休了。他要“上海二小姐”呆在家当“保姆”,不许出入交际场所炫耀风光。但谢家骅有学历、有知识、见过世面,打心眼里看不起旧式的家庭主妇。1948年7月28日,谢家骅因丈夫令她“摒绝交际,抚育其弃妇所遗子女八人”,而丈夫“续找新欢,彻夜不归”,并以“地位、事业、面子要挟”不肯离婚为由,最终吞安眠药自杀。

“平剧皇后”言慧珠一直活跃在上海京剧舞台。她在文革中受到迫害,以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“歌唱皇后”韩菁清去台湾发展,成为台湾颇有声誉的歌星,并主演了很多影片。后她与大她近30岁的著名学者梁实秋相恋结婚,谱写了一段动人的爱情故事。

中国旗袍,中华旗袍,性感旗袍
1946年“上海小姐”选美

中国旗袍,中华旗袍,性感旗袍
“上海小姐”合影(左起:王韵梅、谢家骅、刘德明)

分享到
表个态吧 赞(0)